善林金融称支持x千里引藏水入疆、两部委否认

2018-04-13 来源:转载网络

最近,善林金融整了条大新闻称,善林金融全力支持“红旗河”课题组,该课题组主张修一条千公里的红旗河工程,引藏水入疆。

网贷之星在这里先说明一下这个新闻的来龙去脉,10月27日投资人爆料成善林金融威海分公司被调查,暂停经营活动,善林金融紧急灭火,然后在11月1日紧急发布了新闻,也就是本文说到的“善林金融全力支持“红旗河”课题组”。

1、网传善林金融暂停经营被调查!

2、善林金融威海分公司被查暂停经营、紧急进行灭火!

这条新闻刷屏了朋友圈。

且慢!我们先看个新闻。

11月2日,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称,中国工程师向政府提议修建1000公里的水渠,将西藏雅鲁藏布江的水引流至新疆。随后中华网报道,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回答有记者提问“中方这一计划会对印度等下游国家产生影响,引发其关切”,说:“据我了解,你说的情况不属实。”事实上,早在2015年,中证网报道,水利部就已经否认藏水入疆工程启动,并称未做过任何规划。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藏水入疆工程正是善林金融所全力支持成立S4679课题研究组的“红旗河”工程。

藏水入疆工程究竟是怎样一个工程?我们可对比下早些年前的朔天运河“大西线”工程。

据媒体报道,早在1990年,民间水利学家郭开就提出了“大西线调水工程”方案的设想,耗资2250亿元,从西藏雅鲁藏布江朔玛滩筑坝,引水筑坝串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拦住四条黄河的水量,从四川阿坝注入黄河,水量约2006亿立方米。由于黄河不能承受这一庞大的水量,所以须在注入口的拉家峡修建拉家峡大水库。

方案建议,先从水库分流出一条黄河的水量,利用黄河水道输水华北,京津市民将喝上干净的西藏水。方案建议,再从海拔相对较高的拉家峡水库向海拔略低的青海湖修筑一条大渠,让拉家峡60%的水自流入青海湖旁的淡水湖耳海。由于青海湖的海拔高于新疆的几大盆地、内蒙古草原等严重缺水地区,可在耳海边打通三条河道,一线北上内蒙,另一线济水乌鲁木齐、克拉玛依等地。第三条线向西,开一条通往塔里木的运河,改造和浇灌柴达木、塔里木盆地和罗布泊。

但是这一设想从提出开始就争议不断,政学两界议论蜂起。有专业人士表示,“大西线调水理论上有缺陷,实践中也行不通”。该人士认为从雅鲁藏布江调水到黄河也根本不可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西部缺水问题。“这完全是外行话”,黄河水在河谷中,两边是山。水入黄河,许多山地仍只能望河兴叹。

藏水入疆工程具体情况又是如何呢?

据《善林金融全力支持“红旗河”课题组,复兴中国梦!》一文中《红旗河宏伟实际工程》视频可看出,藏水入疆工程就是从雅鲁藏布江大拐弯附近开始,沿途取易贡藏布和帕隆藏布之水,自流509公里进去怒江,借用怒江河道自流60公里后,经隧洞进入澜沧江,自流43公里后,经隧洞进入金沙江,自流97公里后,以隧洞、明渠和水库相结合的方式,依次经过雅砻江、大渡河、岷江、渭河、黄河,然后经河西走廊进入新疆,分别延伸到东疆的吐哈盆地和南疆的和田、喀什,全程6188公里,落差1258米,平均坡降万分之2.10,“红旗河”工程全程6188公里,由善林金融全力支持成立S4679课题研究组。

《南华早报》在一篇题为《中国工程师计划修建1000公里隧洞,使新疆沙漠换发生机》文章报道称,中国工程师向政府提议修建1000公里的水渠,将西藏雅鲁藏布江的水引流至新疆。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藏水入疆工程的报道,引起的不仅是国内媒体的注意,这篇报道也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

据自媒体透露,美国的《财富》杂志和新闻网站“石英网”都以“中国计划建一条1000公里的水渠从印度最长河流调水”为标题报道了这件事。

由于担心中国从雅鲁藏布江调水可能会影响到印度供水问题,所以印度多家媒体也都第一时间报道了此事。

但是,随后中国网报道,针对上述南华早报的报道,有记者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有中国工程师向政府提议修建1000工资水渠,将西藏雅鲁藏布江的水引至新疆,这引发了印度关切,中国对此有何评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说:”据我了解,你说的情况不属实。”《环球时报》也报道称,环球时报记者在31日致电,《南华早报》报道中提到的该项目参与者四川大学水力学与山区河流开发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王韦,他以“不便接受采访”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此外,据中证网早前报道,在2015年,水利部就已经否认藏水入疆工程启动,并称未做过任何规划。

还发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