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欢你,但是我爱我自己

2015-08-18 21:24:14     来源:陶瓷兔子



Y小姐在28岁的“高龄”才遇见了她的他。

 

第三次约会时他牵起Y小姐的手,“我们要不要恋爱一下试试看?”或许是刚刚看完一场浪漫电影的缘故,Y小姐觉得那一刻他的眼神带着无比温柔的宠溺,像是融进了Imax银幕上四合的暮色一般柔软,她心中小鹿乱撞了几秒,差点脱口而出我愿意。

 

毕竟两个人都已经不再年轻到可以恋爱马拉松的年龄,他们谈了两三个月的恋爱很快发展到了“见家长”的阶段,第三次从他家里吃完饭出来的时候,Y小姐打电话叫我出来聊天。

 

“我觉得我们不会在一起了”。她语气中带着微微的失落“我觉得他妈妈有恋子情节”

 

“拜托...谁家当妈的不疼自己儿子。”

 

“你不知道他妈看我的眼神,哪里是看媳妇,那绝对是看仇人的眼神,好像我把她毕生的最爱抢走了一样,前两次去我都安慰自己说是多心了,可是这次吃饭的时候她居然把我给他夹的排骨从他碗里扔出来然后放上自己夹的一块”

 

他父亲早逝,家里只有这一个孩子,这么多年母子俩相依为命早已经成了融入骨血的习惯。她的出现像是一道闪电劈开了他们原本平静的生活。

 

进门的时候故意不给她拖鞋,在她进厨房帮忙的时候故意把盘碗摔的乒乓作响,吃饭的时候不给她拿筷子并且指示她一会去拿辣椒一会去拿酱油,临出门的时候要亲手给儿子系上围巾一边冷嘲热讽说她要风度不要温度连冬天夏天都分不清。

 

“他自己都不知道吗?

 

“怎么可能”Y小姐重重叹一口气“第一次从他家回来他看我脸色不好,就给我坦白说了来龙去脉,他上一个女朋友就是这样吹的

 

他是个孝子,即使明明知道这样不对委屈了女友也不忍心忤逆老母的心意,只能安慰Y小姐说以后慢慢会好。“结婚以后咱们住在一起,天天见着日久了也就习惯了。其实我妈是个很好的女人,慢慢磨合之后她也会疼你的。

 

Y小姐忍不住打断他“所以你是说...如果结婚了之后,我们要跟你妈住在一起?”

 

换回他不可置信的眼神“我妈年龄大了,难道要让她一个人住?”

 

Y小姐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她翻来覆去的思量了几晚,觉得结婚后搬出去的种话对他和他妈来说确实残忍。于是她主动提出了分手。

 

“你说,我这算不算是懦弱的逃兵啊,连挑战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就举白旗了”她自嘲道。

 

回顾起Y小姐的青春时期,她曾经是个非常勇敢的姑娘。

 

在大学刚刚毕业的当口她喜欢上一个人,想要他跟自己去上海工作却遭到了他父母的强烈反对,当初的无畏的像是一个战神,她主动约了男朋友的父母出来吃饭,自报家门的历数自己所有的优点长处并发誓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宝贝儿子。

 

我到现在都记得她信誓旦旦地说“我们一定会过得好不让你们担心的”,好像世上所有的勇气都化成自信的火炬,熊熊点燃在她眼中。

 

可是难料的是世事,去了上海之后他并没有找到喜欢的工作,而她却像是被幸运之神眷顾一般的顺风顺水。开始的时候他是真心为她开心,随着时间过去他的无力感越来越重,终于在他们的一次争吵中爆发。

 

“要不是你我能来这个鬼地方吗?我放着家里爸妈不管跟你背井离乡,我们同班的谁谁谁现在都混成处长了,我什么都不要跟你来上海现在失败透顶你嫌弃我了?”他冲着她吼,眼里的憎恶像是对着一个陌生人。而争吵的起因不过是他穿着一周没换的衬衣上班,而她提醒了一句“你怎么衣服都不换就出门”。

 

深刻反省了一下自己,觉得他确实为她牺牲了良多,于是她变得更加温柔体贴,每个月的工资先交给他,让他寄回老家去充面子或是跟朋友一起出去喝酒放松。不管在外面受到了什么委屈回家都会带着甜甜的笑容为他洗衣做饭。有摩擦的时候从来都是让步的那一个。

 

可最终还是没逃得过分手的命运,分手的时候Y小姐大哭几夜,第二个月就精神抖擞两眼冒光。不用再一下班就赶回去为他做饭,不用在他入睡之后轻手轻脚地起来读邮件,不用再考虑他的脸色态度就可以买东西唱歌看电影,整个人饱满的像是一颗水蜜桃。

 

年少的时候我们以为,要耗尽全身的气力去爱才算是爱情。越用力越能够感觉到自己和对方的存在,用莫名其妙的勇气狠狠的着,直到最后一刻力不从心才肯放手,整个人像是被抽空的氢气球。

 

成熟了一些之后发现,一份好的爱情其实并不是每天因为争夺占有对方而不得不剑拔弩张草木皆兵,每一天将自己搞的筋疲力尽。它原本应该是我们力量的源泉。不管外面是怎样的风霜雨雪刀光剑影,只要想到你在,就觉得心安,就有坚持要走下去的勇气。

 

如果这爱不能带给你勇气,不是爱错了分寸,就是爱错了人。

 

Y小姐跟故事开头的她的他分手的时候,他苦苦挽留道“你不要担心我夹在中间难做,我会尽量去平衡你和我妈的关系的

 

Y小姐摇摇头,“我不是怕你难做,而是怕我自己难过。”

 

在职场中拼,在社会中拼,如果回到家里还要强颜欢笑应付各种的抱怨和刁难,跟着自己所爱的人一起左右为难。

 

像是发电机一般的被消耗。消耗完她所有的温柔和潇洒,所有的力量和心情。

 

然后在日复一日的消耗中,期待一场称不上是赌局的输赢,细细算计每一天在他心中重量的筹码。将自己折磨到心怀怨气面目全非。她已经不是那个年轻时又傻又冲动勇敢到不顾一切的她了。

 

大概成熟的爱情,是我依然会很爱很爱你,依然可以因为爱你做到这样那样的程度,只是我已经不愿意了而已。

 

再也不会为了你光脚狂奔几条大街,在暴风雪之夜赶一趟火车去见你,为你放弃一切孤注一掷,为你忍气吞声委屈求全。

 

她喜欢着她的他

 

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茫茫人海里,遇到这样一个人有多难。

 

可是她终于明白,最需要爱的是自己。



(原创文章,未经本文许可谢绝转载)

还发布了